北海市 龙海市 泸定县 惠安县 织金县 塘沽区 沽源县 大丰市 文水县 吉木萨尔县 临沭县 德阳市 鄂伦春自治旗 阜平县 中江县 晋中市
国税调查阴阳合同 赌王何鸿燊 红旗l5 火猫tv 陈冠希晒女儿 女兵方阵亮相 唐德影视

美丽中国长江行:探访西南第一座大坝人工湖

标签:操作规程 斗地主最长飞机跑道

2018-6-8 19:50:42 来源:城市新闻资讯网

狮子滩水电站和水库。

  狮子滩水电站和水库。

  长寿湖镇本没有湖。

  62年前,这里还是一片陡峭的河滩,一条名为龙溪河的江水穿越青山,奔腾而过。

  1956年,中国农业、手工业、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,第一个五年计划开展顺利。6月,毛泽东在武汉视察施工中的武汉长江大桥和工业发展情况,兴之所至,三次下长江游泳,随后写就了著名的《水调歌头-游泳》。

  他在词的末尾畅想长江未来的开发情况,写到“更立西江石壁,截断巫山云雨,高峡出平湖。”这是为50年后的三峡而作,不过“高峡出平湖”的理念其实在当年就实现了。

  1956年10月,重庆市长寿县龙溪河梯级电站的第一级——狮子滩水电站提前一年多下闸蓄水。这是新中国最早兴建的水电站中,最大的一个。长约800米,高达52米的拦河坝伸入两岸山腰,挡住河水的去路。

  在它身后,升起了西南第一座大坝人工湖——狮子滩水库,后被称做长寿湖。

  狮子滩往事

  长寿区原为长寿县,位于重庆以东76公里处。长江从该区的南部穿流而过,区内水系丰富,航运发达。解放以前,长江北岸的大竹县、梁平县(现梁平区)以及长江沿岸丰都、忠县货运客运,都要取道长寿。

  这一段江水滩险水急。据长寿县的老人回忆,客船行驶困难的时候,人们就得上岸步行,精壮的旅客还要帮助船工拉纤。

  它的北岸,有多条支流经过县城,进入长江。其中有龙溪河以水流湍急而著名。

  龙溪河最险的地方在县城东北方向约25公里处的狮子滩。从这里以下20多公里,有超过20处陡峭的石滩,落差高达140米。

  清末,现代水利理念传入中国。据史料记载,20世纪初,曾有巡按使发现狮子滩的地形优势,想集社会人士之力兴修水电站,但最终因为经费不够而作罢。

  民国27年(1937年),国民政府经济部资源委员会在长江上游的勘测资源,选定了狮子滩进行水利发电工程,并于当年7月成立龙溪河水利发电工程处。

  8月,中日两国在长江下游的淞沪地区全面开战,国民政府虽然已作出设计施工的计划,筹备了年余,但终于没能正式动工。直到新中国建立以后,狮子滩水利发电的事宜才再次被提上日程。

  举全国之力
狮子滩水电站和水库。
建设中的狮子滩拦河大坝。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  狮子滩水电站是在举全国之力,人定胜天的信念下完成的。

  由于技术限制和投资巨大,水电项目常常被迫推后。据李锐(时任燃料工业部水电建设总局局长)回忆,“狮子滩从1951年起,曾年年提起来放下去,1954年列入计划后又几乎削掉,后来重庆负荷一上升,马上又要求提前一年发电。”

  1954年,狮子滩水电站挤入第一个五年计划,成为当时苏联援助的156个重点项目之一。原计划工期3年,准备在1957年国庆节交付发电。

  据李锐回忆,“狮子滩工程列入计划很迟,电要得急,事先准备不足,仓促开工,不得不采取边勘测、边设计、边施工的办法。”此外还要将库区39300名,9000多户居民移民到他处。

  当时计划经济,物资是国家统管,按计划分配。狮子滩工程局在没有施工图纸的情况下,只能估计报数。

  为了调集到需要的物资,狮子滩水电工程局党组副书记林向北和同事们还提出了一个口号:“见缝插针,有缝必钻”,即除了不送红包不搞受贿等违法手段外,“凡是可能想到的办法,都要去试一试。”

  林向北回忆,“每天要同全国近十个办事处电话联系,了解组织货源情况,有些紧缺物资要派专人前往供货部门,请求支援。”

  好不容易完成了土建工程,开始进行设备安装,林向北以为可以松口气了,结果由于重庆用电紧张,水电站要提前到1956年国庆完工,工期提前整整一年。

  “我们虽然也不示弱,向局党委提出了千方百计保证物资供应的承诺,可那毕竟只是凭着一股热情,鼓的是虚劲,实际上是整日如坐针毡、如履薄冰,白天提心吊胆,晚上连说梦话都在喊钢筋、水泥、炸药。”

  人定胜天
狮子滩水电站和水库。
1950年代,水利工作者在长寿县狮子滩作水文测量。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  长寿县的老人对狮子滩车水马龙、日夜轰鸣、火热朝天的施工景象依然记忆犹新。

  为了准时完成任务,工程局全部实行三班倒(每班8小时),24小时连续工作,“工地上红旗招展,热火朝天,每天各施工单位总是敲锣打鼓送来超额完成任务的喜报。”

  尽管如此,工期提前还是带来许多问题。1956年8月,距离水电站交付不到两个月,工程局向哈尔滨订购4台发电机,连零部件都还没有开始生产?:笤谥厍焓形男飨?,哈尔滨方面加班加点终于交货。为了赶国庆节献礼,工程局与军委总后勤部联络,动用了一架大飞机,把超高超宽的配件从哈尔滨空运重庆。

  2019-09-20,狮子滩水电站准时运行发电。这是新中国第一座自己设计,自己施工,自己制造,自己安装的水电站。工期仅用了22个月,这个成果,是8400多名固定职工以及3万多名临时工日夜奋战,共同造就的。

  狮子滩水电站最后总投资9717万元。林向北记得,在工程施工和完成后数年间,“曾数次进行过明查暗访、内查外调,竟没有发现一个贪污分子。”

  2019-09-20,《人民日报》刊登了《狮子滩见闻》。文中写到水坝拦河形成了60多平方公里的西南第一大水库——狮子滩水库。这里将修建环湖大道,还要在湖中大量养鱼,

  “可以想像,不久的将来,我们可以看到成群的游人在平净的湖面上,泛起轻舟;在绿荫低垂的滨湖大道上,悠闲地散步。”

  但由于养殖业造成的水质污染,在21世纪初经历了近10年的治理,这个画面才真正实现。

  (文章部分参考《我的第二个三十年》林向北著、《狮子滩水电站发电的意义》李锐发表于2019-09-20《人民日报》)

(责任编辑:岳权利 HN152)
分享到: